秒速赛车 | 关于宁德 | 新闻 | 产品 | 案例 | 服务 |招聘| 联系我们 | 雷击摄影
 
 
| 新闻中心
 
| 新闻中心

陈毅怒斥把台风警报当:“机密”文件 
2009-6-2 
 

1949年上海军民抗风灾

陈毅怒斥把台风警报当:“机密”文件

 

1949724,上海解放刚不过两个月,大街小巷依旧涌动着欢庆胜利的喜悦之情。然而一场空前的灾难却突然袭来。是日晚9时至翌日凌晨4时,4906号台风正面袭击申城,狂风大作,骤雨倾盆,全市因灾死亡1613人,208.3万亩农田受淹,63208间房屋倒塌,经济损失10亿元人民币(旧币)以上。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,新生的人民政权迅速组织各方力量展开救援,军民合力,共同迎战上海解放后所遭遇的第一场严重的自然灾害。

724晚上8点,上海开始下雨且越下越大。狂风裹挟着暴雨,肆元忌惮地在申城逞凶,徐家汇降水量达161.3毫米。724(农历六月廿九)正值天文大潮期,风、暴、潮三碰头使得台风威力更炽。黄浦江苏州河口潮位高达4.77,吴淞口潮位进而涨至5.19,导致海水倒灌,继而引发市内河道大水漫溢。

倾泻而下的暴雨叠加倒灌的潮水令破旧的下水管网不堪重负。更糟糕的是,那时的黄浦江市区段并没有修筑防汛墙,市区完全处于不设防状态。顷刻之间,除了个别地势较高的路段外,市中心沿黄浦江苏州河方圆15公里的区域尽成泽国,南京路永安公司附近水深及腰,跑马厅简直成了“小西湖”,四周的篱笆被暴风尽数吹翻在地。“屋漏偏逢连夜雨”,福州路外滩的防汛泵站在这关键时刻却遭水淹,完全无法使用。胶州路、曹家渡、叶家宅路的3个泵站也因电线被风刮断,陷于瘫痪。

暴风雨引发外滩一带停电,圆明园路上的《新民报》社漆黑一片,报纸排印不得不中止,《新民报》晚刊被迫停刊一天。

4906号台风是上海自1915年以来遭受的破坏性最大的一次风灾。

725,市政府连夜召开紧急会议,决定拨付20亿元(旧币)用于救灾,并要求各区迅速组建难民救济委员会,设立难民收容所,利用学校、影剧院等公共场所安置难民,向受灾群众发放救济粮。

强台风来犯,难道上海的气象部门事先一点都没有察觉?非也,早在720,上海气象台就已经发现4906号台风动向。23日下午3时,经过认真分析、会商,预报员们预测台风将于24日晚上宁波附近登陆后,经杭州湾,在15日晨影响上海,据此,24日上海气象台发布台风紧急警报,并专门呈报上级主管机关——市军管会文教管理委员会高等教育处,同时还将警报消息发送给各报馆。

然而,这份十万火急的文件却被压在了有关部门的办公桌上。虽经上海气象台再三要求,24日出版的《新民报》晚刊在头版的右下角里刊登了台风警报,但这则豆腐干大的消息并未引起市民们的警惕。

获知这一情况后,陈毅市长怒火中烧,拍案怒斥:“这是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儿戏!”

事后查明,原来根据市军管会秘三字第6号令的规定,报纸不得刊登气象消息,以防止敌特利用公开发布的天气预报进行空袭。因此,台风警报这类敏感的气象信息当然属于机密文件,不能随意公之于众。虽说事出有因,但陈毅市长的心情依然沉重,“空袭,不光是美蒋飞机,还有老天爷的暴风雨哩!飞机只能扔几个炸弹,而台风暴雨不但从顶上来,还从地上翻江倒海一起来,比美蒋的飞机还厉害。要是我们早知道,采取预防措施,就会减少损失”,讲到这里,他语气愈加凝重,“管理城市,我们确实没有经验,要对革命、对人负责,还得要学科学知识。”

前车之鉴,后事之师。为了避免类似事件重演,陈毅市长签发了市军管会第189号通令,规定其他未解放区及太平洋上之一切气象信息,各报馆及电台可根据上海气象台的报告发布,必要时报纸应在显著位置刊发。上海及其他解放区的一般气象预报仍暂停发布。命令一出,上海的台风预报工作立即走向正轨。

1949年夏的风灾让人们认识到了防台防汛的紧迫性与重要性。为了统一指挥全市防汛工作,上海市人民政府于1950年建立市防汛总指挥部,由副市长潘汉年任总指挥,市工务局局长赵祖康任副指挥,办事机构设在市工务局内。此后,虽然上海几乎每年都会遭遇台风侵袭,但再也没有出现过如同19497月那般重大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。

 

编者按:1949724,发生在上海的4906号台风共造成1613人死亡,208.3万亩农田受淹,63208间房屋倒塌,经济损失(旧币)10亿元人民币(根据当时市军管会秘三字第6号令的规定,报纸不得刊登气象消息,以防止敌特利用天气进行空袭。)当陈毅市长获知这一情况后,怒火中烧,拍案怒斥:“这是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当儿戏。” 前车之鉴,后事之师。随后陈毅市长签发了市军管会第189号通令,一切气象信息必要时应在报纸的显著位置刊发。

联想当下,我国每年因雷击造成人员伤亡达三四千人,造成的财产损失达50-100亿元,雷电被“联合国国际减灾十年”定为最严重的十大自然灾害之一。

随着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气象法》和各省气象灾害防御条例的相继颁布和施行,防雷减灾已进入法制化轨道,可是,目前,民营防雷企业却面临一个尴尬的局面,在从事防雷工程设计时,需要一个重要的数据即各地市的年平均雷暴日数(d/a),现有的渠道就是来自200431发布的GB50343-2004《建筑物电子信息系统防雷技术规范》附录D全国主要城市年平均雷暴日数统计表,该数据一方面不全,另一方面与现实数据已有较大的偏差,这就大大影响了防雷工程设计方案的科学性和准确性,当我们向相关气象部门咨询该数据时,往往得到的答复是,该信息不对外公布或须价格不菲的有偿服务……

今天,偶然看到刊登在《世纪》双月刊登第3期,作者张姚俊的这篇文章后,不免生出些许感慨,我们的主管部门能否想企业之所想,急企业之所急,为纳税人办实事,办好事,用一句套话叫“与时俱进”,这是普通老百姓的祈盼,我想应该也是远在天国的陈毅老总的祈盼!

 

 
网站关键词:南京防雷工程|南京防雷公司|南京防雷检测|防雷工程|防雷公司
友情链接:


有事点这里
南京宁德防雷新技术秒速赛车 版权所有

联系电话:13305185343 电话:025-83676137
地址:珠江路523号东方大厦3F
苏ICP备070041810号